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男人裹紧了风衣坐在江边,无暇顾及衣摆被潮湿的泥土蹭上了污渍,细长的手指神经质地扣着地面的石头,无意识地摩挲,很显然心思并不在手上的动作,半晌也没有把石头挪动一分一毫。另一只手的指间应该是夹着烟的,火光在动作间一明一灭,与身后的霓虹灯融为一体,烟雾也似有似无的缥缈。年少时也应是明媚的人,眉眼间一片恣意飞扬的明亮神采,如今只能依稀窥见当年的光,现下眉眼间只剩薄情寡义的色彩,端的是一派浪子风流,半分勾勒不出年少的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