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少年人是喜欢夏日的。那些在绿茵场上洒下的汗水和湿透的球服,混着汗味的棒球手套和艳阳的气味,球鞋摩擦地板的尖锐声响和大口喘气时嗓子眼里血腥味,全部被定义为少年人的证明。爱欲在燥热里疯狂滋长,名为倾慕的藤蔓转眼就将自己捆的严严实实,名为向往的温柔爱意实为作茧自缚。太阳底下有蝉鸣,发黄的书页夹着花猫的毛,书柜的角落里躲着店主人家那只上了年纪的三花猫——少年人将一切都朦胧与暧昧倾注与暑日三月,纵情恣意,放纵欢爱,爱意似没有底线般疯狂倾注,好似穷极一生只这一人。少年人总将自己的青春定义为盲目而不自知,他们不畏惧盲目,无论做出什么日后都会小心翼翼地珍藏,带着被自我娇纵过头的肆无忌惮敢拼敢闯。青春的那几年里,他们好像从来都与春秋冬三季无关,呼吸里都带着盛夏的阳光,从街道上跑过都是童年与少年的交错滋长,三月的春寒、九月的黄叶落、十二月的雪飘都与他们无关,不是人到中年煮一壶红糖姜茶驱散的刺骨寒意,而是混着色素的劣质甜味刨冰也驱不走的骨缝里的热。夏天不值得纪念,少年人之所以对它们念念不忘只是因为想将当年的自己珍藏。平成的夏天,国立的夏天,也都只会是最后一个夏天,最后一个夏天里的少年,都会是唱出绝响的少年。

1999。

置顶↑ 您好。

红豆鲷鱼烧/薛书鸿
-红豆馅或者什么的鲷鱼烧都很好吃
-中二期起的 自测应该听起来还算过得去

全性向/无cp洁癖/杂食

大方向:手写/文章

博客里会有的:手写/同人文/碎笔/梗题/脑洞/原创

懒/佛/反射弧长/不会写长篇 短篇一发完/努力修炼中/青春中/持续中二/其他技能待后续开发

老番战士/精神上的80后/真实佛系

欢迎您喂安利

您若肯定我并有此方面需求,欢迎此条下点梗

——此条待修改

#原创人物#惊鸿-2

★我还是很喜欢少年感日常 写着十分高兴
☆是个片段 没有健全世界观设定
★大家一起出去玩 场景KTV
☆gl:高岚×邵惊楣 bl:简弘×安阙 钟鸿男性角色
★以上都没问题请↓ 欢迎捉虫 祝食用愉快
————————————————
“不是,啥啊,”她嗤笑出声,“怎么就我温柔适合去做老师了?你哪只眼睛看我温柔了?”

“yooooooo——”包厢里响起大家的起哄声,“上学这么些年,看你因为温柔招过多少妹子啊,这下雨给伞没事带糖的,我们男生追妹子都没你细致,我们辛辛苦苦追一个月,都不抵你看人脸色不好直接随手递块糖去强!”

“一个个的自己没用追不到怨我干屁!”高岚伸手拿了杯酒,在沙发里窝了个舒服姿势,翘了个二郎腿,“小姑娘一般低血糖都挺常见的,给块糖也太正常了。再说,你那么喜欢吃糖,我也没见你啥时候分两块儿给人姑娘啊?”

“拉倒吧,我去给人姑娘糖,人根本就没接好吗?!”安阙自己灌了一杯,末了自己又小声嘀咕,“我这长得也不算看不过去啊,为啥我当时追了一个月都不搭理我啊……”

邵惊楣在旁边轻笑出声,杯子都端到了自己嘴角又拿的远了点,生怕笑的幅度太大把杯子里的饮料洒出来。“你脸红的不行去找人姑娘,用双手递情书的姿势递了块糖过去,大声喊了句‘请收下我的糖’,人姑娘哭笑不得不说,不得以为你有什么不良企图啊?”

“再说简弘在后面盯着那姑娘跟要把人千刀万剐似的,我要是人姑娘我也不敢接啊。”高岚把邵惊楣手里的杯子接过来放在桌子上:“笑完再喝。”

安阙白了眼前行为过分亲密的两个人,小声嘀咕:“我哪知道他那么早就在喜欢我,我要是知道哪还能带他一起去。”

简弘一脸揶揄凑到他跟前:“成,我算你不知道,那你见谁讨人姑娘的好还带兄弟去的啊?”

“去。”安阙没好气的给了他一肘,被简弘笑着躲开了,闪开时还拽了把安阙的卫衣带,安阙又作势要去扇他。

“行行行行了啊那边那两个,知道你俩关系好——”钟鸿扬了扬手,“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

“我!有!对!象!我!骄!傲!”安阙扬着脸大声回了回去。

“靠——”钟鸿扬手一个抱枕就砸过去了,被安阙伸手拦下了,他也懒得管,又拽过了个抱枕垫在自己身后了,继续捧起手机进了自己的小讨论组跟人刷题权当约架。

“那哪是关系好啊,从小竹马竹马家长都见过了好吗?!”高岚抬手吹了声口哨,邵惊楣在旁边笑着锤了她一下。

简弘拦下了安阙拎了杯酒打算去找高岚的动作揉了把他头发,揽在怀里像摸大型宠物犬一样开始呼噜毛,“高岚你要是不乐意好为人师,我估计我们班长大人挺乐意的。”

钟鸿大约是这轮题刷完了,难得有心情回答简弘的问题:“是,要是我的话就做科任老师,少操心那帮孩子,那段知识熟了就行,对我来讲不是什么挑战。”

“哟,我还以为班长大人您怎么也得是去大学当个教授带两个项目那种呢,听这意思中学老师就是你全部野心了吼。”安阙嘴里塞了口薯片,一边艰难地咀嚼一边还要大舌头啷叽吐槽。

“诶,”高岚拍了个巴掌,“我就说吗,这事儿还得班长来,这哪是我能干出的事儿啊!”

“不是,那帮女生说你温柔适合去当老师,意思大概是你适合去带孩子。”邵惊楣在旁边跟别人玩数7,这轮早早就罚下场了没她事儿,听见高岚的话忍不住憋笑,“情商不至于这么低吧?”

“靠,”高岚笑着别过脸,“我这去断小孩子的官司不如让我直接死了算了。”

“别啊!小岚岚你死了楣楣可怎么办啊!——”

邵惊楣往安阙那个方向砸了只抱枕过去:“好好说话,哪都有你。”

“——再说你要不断小孩子官司,中学生也成啊,还有假可休呢!”安阙接住邵惊楣的抱枕又给她丢了回去。

“我不是班长,哪来他对学术那股执着劲。中学生才麻烦,初中生一个个中二期没过,官司断起来比小学生还多,还比小学生莽撞,一个头脑发热就冲上去打了,事后还觉得自己是正义,看着都觉得傻/逼,后来想想都得是黑历史。——你高三没学够啊毕业了还进高中耗人生?”

“成,高岚啥意思我算是明白了,她其实就是怕自己没给人家断明白官司,人孩子觉得你是正义的化身,结果你没把正义贯彻到底,老师的看法那么主要,小孩一个个猴精猴精的,指不定哪句话说错了就把哪个小孩孤立了呢。”钟鸿抬头瞟了高岚一眼,看她继续喝酒没什么反应,推了推眼镜又继续看手机了。

“哟,班长不错啊,我这正牌女友都没解读出来,您这翻译能力越来越强了哈?”邵惊楣拿过高岚的杯子给她换了杯饮料,才想起去质疑班长这过于熟练的翻译功能。
“我跟她毕竟认识了好多年好吧……”

“斯文败类你少逗她。”高岚瞪了钟鸿一眼,转头跟邵惊楣解释,“我俩一个小学,我小时候就这么过来的,他知道。”

“是,她那时候志向远大,小学毕业的时候她跟我说,以后她要做老师,她第一个告诉学生的就是她不是正义的化身,不能断好他们之间的官司,他们之间能自己解决了最好,要是不能,也别把她的话奉为金科玉律对某个人打上了标签,她那时候始终觉得教这帮孩子做人比教他们知识有用的多。”

高岚抬头和钟鸿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是惊诧,“靠,我还说过这么中二的话呢?我当年挺牛/逼啊?”看一圈人欲言又止的神色淡定自若地伸手又拿了杯酒,“行了啊,我也不是啥苦情小白花,想吐槽直接说。”

“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虽然小孩子之间都是什么你偷我橡皮了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老师又不知道当时情况,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他怎么知道谁对谁错,最多就是最后敷衍了事罢了,让他给你断官司不如不断,多了他还嫌烦,在一群小孩面前随口一句‘你怎么事儿这么多?’就够一帮半大不大的小屁孩奉为金科玉律给这小孩打上标签了,你说公平个屁啊。反正要是有能耐,这事儿你俩挑的也你俩自己解决,让个第三方断官司算是怎么个意思。”高岚一口闷了杯子里的酒,玻璃杯磕在玻璃茶几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得,我算是明白初中那个小霸王怎么来的了……”包厢里因为简弘的这句感叹沉寂了片刻,只须臾又恢复了喧闹,这个话题被永远沉寂于喧嚣的水底,不准备再提起。

wwwwwwww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现在最想听什么?”
“我也喜欢你。”
“……什么?”
他轻轻笑起来,眼里氤氲了一波浅淡湖水,烟雨迷蒙里还能看到他倒影在他虹膜上的身影,“我说,我也喜欢你。”
他感到气氛有些微的微妙,却不能精确地察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脸上有令人麻痒的热度蔓延,他却只能任由这壶滚烫的沸水从他的神经末梢一直灌到每一寸肌肤,“……为……为什么啊?”
“刚好在想而已。我怀着满腔热忱和柔情,将藏在心里数千个日夜的温柔洪水般倾闸而出似是快意,若是连一句正儿八百都拒绝都换不来,日后只能成为你口中的谈资和笑柄,那这句‘我喜欢你’放在你身上简直是暴殄天物了。我若不期待一句‘我也喜欢你’,难不成还得是‘求而不得苦,失而又复终踟蹰’?”语意落尽时他的肩膀又忍不住轻轻颤动起来,扬起脖颈应是还有话未说完,想了想复又沉寂下去,眼里氤氲的那湖春水约有波纹从瞳孔中央荡开。
他阖了阖眸,过往千百个日月垒起的孤勇在他眼前炸开,睁眼时,又恰到好处地和眼前人的身影融为一体,仿佛他就是日月星辰,是自由和故土,是归途和来路,是隐于心口的、不愿示人的那枚吻痕。
他没来由地胸口涌上一股热流,厚重而深沉,混着过往岁月里千百个自己的万鬼同哭之势,迫切而热烈地迫使他不得不开口:“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知道,”他伸手覆住他眼中万千辰星陨落,“我也是。”
我也喜欢你。

#赤黛#心理测距

★文题基本无关 没有题目那么严肃
☆一发完短打 没头没尾日常向 甜的 想看温柔的小队长还有戴眼镜的黛前辈 还想看日常 非常喜欢黛前辈了
★ooc预警
☆大少爷小少爷无差 称呼无法代表人物
★高三生赤×大一生黛
☆欢迎捉虫 欢迎指教 能接受继续☞
———————————————————
“啊……那什么……”
“嗯?”赤司从他一摞试题里抬头看向黛。
“我刚才明明只是自己想想根本没有出声吧?!”黛尽自己最大限度用力眨了两下眼睛向赤司传达出自己的震惊。“小少爷你连读心术都会吗?!”
“并没有。也许只是黛前辈过于焦躁传达出了某些可以被人理解的信息。”赤司转了两下手中的笔,转头看向黛的方向。
“不要这样笑,莫名其妙。”
“我忘了刚才要说什么了,你可以转回去了。”
“我不想说话。”
黛千寻变换不同的频率眨着眼睛,试图以此向赤司传达出他想说的话,当然他完全不在意赤司是否能接收的到。眼睛从蓝光屏移开后有点迷蒙,黛眨了两下眼睛觉得世界回到了盘古开天辟地的混沌时期。
“黛前辈已经看了PSP很久了,要不要休息一下。”赤司很明显地接收到了黛的信息,比刚才笑的更自然了一点,又瞟了一下黛手上的PSP,用缓慢的速度眨了一下眼睛,“前辈大约就是看的太久了犯困才会不想说话。”
靠,我居然读懂了他在说什么。
黛冷漠地在心里说出了感叹句。大约和有超能力的人在一起自己也会变成光辉普照下的一个分支,赤司无条件的是那个近朱者赤的赤本体。
赤司紧接着在黛千寻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某些被黛纠结地隐藏着要不要表现出来的信息:PSP是男人的情怀啊!!!
“前辈不需要准备一下期末考之类的吗?”赤司重新开了口。
“老子好不容易从高三的苦海中脱离出来了啊为什么还要继续折磨自己啊小少爷!!!”做个快乐肥宅周末躺在家里打PSP不是很幸福吗?!
赤司敏锐地从黛挑起的眉毛和略略减小的眼角的弧度中读出了以上暴躁的情绪。
黛越发觉得盯着赤司的动作十分吃力,眼睛睁开越久就越干涩,他不得已把眼睛眯成一道缝,眼前依旧是不可抗地迷茫一片。
“黛前辈。”赤司发出了肯定句。
黛努力将目光聚焦到赤司身上。
“出去检查一下视力吧。”
“……”其实只要不是整天盯着屏幕我的视力可以到视力表最后一行。
所以才应该趁着你现在视力没那么好的时候去检查。
黛已经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赤司目光中不容置喙的意味了。
……哦。
所以在一个小时后黛听着医生“平时注意好保护视力,不建议因此配眼镜”的诊断心里有种难言的报复性的快感。哈,我说了没事的。
“但是会影响日常生活吧。”
黛的脖子僵硬了一下。
“所以趁着现在的状态还是配一下眼镜吧。”
……xxx大少爷。
又半个小时之后黛拿着他框着泛着墨蓝色金属光泽的眼镜框的眼镜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架在鼻梁上,眯起眼睛打量着赤司,并未发现有太明显的改观。
……真的,大少爷,眼镜这个东西真的很鸡肋,只要我不看电子屏就万事好说连最后一行都能看得清……
黛直视着赤司的眼睛用他浅灰色的瞳仁碎碎念控诉着,心中万字血书只恨当初看了电子屏之后会看不清这件事让大少爷抓了个正着。
赤司看着黛额前稍长的刘海垂到眼镜框上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伸手将他额前碎发揉乱,看着他浅灰色的头发在光下透明得近乎消失,附身亲在他眉间。
“我知道。”

FIN.

★吻痕在15秒对接

☆『反正大家都是少年』
『总之大家都是少年』

★她是不渡舟的江

☆他梦见灰白色的青鱼光亮填满花瓣。

『作家小姐终于在某个平淡无奇到只能用“one of”修饰的夏日中换上了她的短袖短裤睡衣,灰色的棉质睡衣柔软得让作家小姐想在床上痛痛快快地打两个滚。在下床蹬上她的灰色棉拖时作家小姐猛然陷入沉思:穿着短袖睡衣蹬着棉拖是不是看上去十分神经质?
——是的,非常,正常人绝对不会选择这种搭配方式的。
作家小姐心中有个声音冷静地推了推眼镜告诉她。……她自己也非常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心里那个声音推了推眼镜。
作家小姐拉扯着自己的头发蹭到床尾,坐在靠着床尾乱得一塌糊涂的桌子边伸手拽过自己的本子和钢笔。
这是位复古到稍微有点跟不上时代节奏到作家小姐,甚至连处于全电子化和手写时代过渡段的传真机都不会使用,以致于每次交稿时都只会寄给编辑手稿,任由编辑皱着他川字形的眉头将她咒骂不止一遍。
作家小姐摊开本子后开始发呆,手上无意识地摩挲钢笔上的标志纹路。作家小姐的钢笔是小时候妈妈买给她的第一支钢笔,被她光荣地保留了十好几并马上就会到整二十年,质量算是很不错了,只有笔盖和笔身接触的边缘部分有掉漆的迹象,笔夹的金边也仅仅是稍微黯淡一些显得不具有太浮夸的金属光泽而已。作家小姐完全不觉得钢笔这样的状态有什么不对。
钢笔是有牌子的,但很显然在作家小姐小时候并没有特意注意过这一点,所以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即使后来有这个求知欲也无从解,如今也只能无意识地摩挲着标志的纹路试图能让自己有些灵感可寻。
作家小姐不是位优秀的作家小姐,她的人物不会跳出纸来和她说话,也不会和她辩驳接下来要如何决定他的人生。作家小姐是千千万万平庸者中的一员,她只是写着最大众化的剧情,任凭自己的文字走了口水流的一位不负责任的作者,她对自己的人物和文字都没有感情,对方即使深陷泥潭也不会对她有任何影响。然而某种意义上他们与她又的确是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作家小姐又不可否认这一点。这个悖论显然十分薛定谔,作家小姐从来不试图能够站在其中的某个角度说服自己。
作家小姐在本子上写了一长串由连笔竖线组成的俄文,最终决定使自己的人物真正陷入泥潭——可以沉醉风尘之地了,可以设定亲人死去了,可以见识人性的丑恶后成为社会的渣滓了,可以成为一个被时代所丢弃的人类了。
在某些处处透着性冷淡气息的文字中,作家小姐安然地躺在读者的口水中试图将心中的阴暗面全面扼杀。未果。
在过度的压抑之中,作家小姐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已经崩坏到天塌不惊了。』

『男人裹紧了风衣坐在江边,无暇顾及衣摆被潮湿的泥土蹭上了污渍,细长的手指神经质地扣着地面的石头,无意识地摩挲,很显然心思并不在手上的动作,半晌也没有把石头挪动一分一毫。另一只手的指间应该是夹着烟的,火光在动作间一明一灭,与身后的霓虹灯融为一体,烟雾也似有似无的缥缈。年少时也应是明媚的人,眉眼间一片恣意飞扬的明亮神采,如今只能依稀窥见当年的光,现下眉眼间只剩薄情寡义的色彩,端的是一派浪子风流,半分勾勒不出年少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