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作家在塑造自己笔下的女性角色时总是纠结的,尽管她自己也是女性,但她仍旧把握不好大多数女性的心理。正如她不懂电视剧中女性角色的行为,她不能确定那是否是真正的艺术。她无法真正静下心来去塑造一个与她生活无关的人,她的人物无法完全脱离她本身,她的人物所经历的是她经历的,人物的思想是她希望自己能够拥有的思想,人物没有办法脱离开她独自生存,这使得她不得不像操纵木偶的工匠一样时刻绑着牵线控制着角色的发展。她希望角色能够有自己独特的灵魂但更希望角色能过上自己希望过的生活——在她眼中是完美的未来。她的人物如她般需要自由却无法离开束缚直立行走。她在咬着笔头构思人物走上她希望的征程之时本质上已经被木偶的牵线反过来勒进皮肉死的血肉模糊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