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原创人物#惊鸿-2

★我还是很喜欢少年感日常 写着十分高兴
☆是个片段 没有健全世界观设定
★大家一起出去玩 场景KTV
☆gl:高岚×邵惊楣 bl:简弘×安阙 钟鸿男性角色
★以上都没问题请↓ 欢迎捉虫 祝食用愉快
————————————————
“不是,啥啊,”她嗤笑出声,“怎么就我温柔适合去做老师了?你哪只眼睛看我温柔了?”

“yooooooo——”包厢里响起大家的起哄声,“上学这么些年,看你因为温柔招过多少妹子啊,这下雨给伞没事带糖的,我们男生追妹子都没你细致,我们辛辛苦苦追一个月,都不抵你看人脸色不好直接随手递块糖去强!”

“一个个的自己没用追不到怨我干屁!”高岚伸手拿了杯酒,在沙发里窝了个舒服姿势,翘了个二郎腿,“小姑娘一般低血糖都挺常见的,给块糖也太正常了。再说,你那么喜欢吃糖,我也没见你啥时候分两块儿给人姑娘啊?”

“拉倒吧,我去给人姑娘糖,人根本就没接好吗?!”安阙自己灌了一杯,末了自己又小声嘀咕,“我这长得也不算看不过去啊,为啥我当时追了一个月都不搭理我啊……”

邵惊楣在旁边轻笑出声,杯子都端到了自己嘴角又拿的远了点,生怕笑的幅度太大把杯子里的饮料洒出来。“你脸红的不行去找人姑娘,用双手递情书的姿势递了块糖过去,大声喊了句‘请收下我的糖’,人姑娘哭笑不得不说,不得以为你有什么不良企图啊?”

“再说简弘在后面盯着那姑娘跟要把人千刀万剐似的,我要是人姑娘我也不敢接啊。”高岚把邵惊楣手里的杯子接过来放在桌子上:“笑完再喝。”

安阙白了眼前行为过分亲密的两个人,小声嘀咕:“我哪知道他那么早就在喜欢我,我要是知道哪还能带他一起去。”

简弘一脸揶揄凑到他跟前:“成,我算你不知道,那你见谁讨人姑娘的好还带兄弟去的啊?”

“去。”安阙没好气的给了他一肘,被简弘笑着躲开了,闪开时还拽了把安阙的卫衣带,安阙又作势要去扇他。

“行行行行了啊那边那两个,知道你俩关系好——”钟鸿扬了扬手,“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

“我!有!对!象!我!骄!傲!”安阙扬着脸大声回了回去。

“靠——”钟鸿扬手一个抱枕就砸过去了,被安阙伸手拦下了,他也懒得管,又拽过了个抱枕垫在自己身后了,继续捧起手机进了自己的小讨论组跟人刷题权当约架。

“那哪是关系好啊,从小竹马竹马家长都见过了好吗?!”高岚抬手吹了声口哨,邵惊楣在旁边笑着锤了她一下。

简弘拦下了安阙拎了杯酒打算去找高岚的动作揉了把他头发,揽在怀里像摸大型宠物犬一样开始呼噜毛,“高岚你要是不乐意好为人师,我估计我们班长大人挺乐意的。”

钟鸿大约是这轮题刷完了,难得有心情回答简弘的问题:“是,要是我的话就做科任老师,少操心那帮孩子,那段知识熟了就行,对我来讲不是什么挑战。”

“哟,我还以为班长大人您怎么也得是去大学当个教授带两个项目那种呢,听这意思中学老师就是你全部野心了吼。”安阙嘴里塞了口薯片,一边艰难地咀嚼一边还要大舌头啷叽吐槽。

“诶,”高岚拍了个巴掌,“我就说吗,这事儿还得班长来,这哪是我能干出的事儿啊!”

“不是,那帮女生说你温柔适合去当老师,意思大概是你适合去带孩子。”邵惊楣在旁边跟别人玩数7,这轮早早就罚下场了没她事儿,听见高岚的话忍不住憋笑,“情商不至于这么低吧?”

“靠,”高岚笑着别过脸,“我这去断小孩子的官司不如让我直接死了算了。”

“别啊!小岚岚你死了楣楣可怎么办啊!——”

邵惊楣往安阙那个方向砸了只抱枕过去:“好好说话,哪都有你。”

“——再说你要不断小孩子官司,中学生也成啊,还有假可休呢!”安阙接住邵惊楣的抱枕又给她丢了回去。

“我不是班长,哪来他对学术那股执着劲。中学生才麻烦,初中生一个个中二期没过,官司断起来比小学生还多,还比小学生莽撞,一个头脑发热就冲上去打了,事后还觉得自己是正义,看着都觉得傻/逼,后来想想都得是黑历史。——你高三没学够啊毕业了还进高中耗人生?”

“成,高岚啥意思我算是明白了,她其实就是怕自己没给人家断明白官司,人孩子觉得你是正义的化身,结果你没把正义贯彻到底,老师的看法那么主要,小孩一个个猴精猴精的,指不定哪句话说错了就把哪个小孩孤立了呢。”钟鸿抬头瞟了高岚一眼,看她继续喝酒没什么反应,推了推眼镜又继续看手机了。

“哟,班长不错啊,我这正牌女友都没解读出来,您这翻译能力越来越强了哈?”邵惊楣拿过高岚的杯子给她换了杯饮料,才想起去质疑班长这过于熟练的翻译功能。
“我跟她毕竟认识了好多年好吧……”

“斯文败类你少逗她。”高岚瞪了钟鸿一眼,转头跟邵惊楣解释,“我俩一个小学,我小时候就这么过来的,他知道。”

“是,她那时候志向远大,小学毕业的时候她跟我说,以后她要做老师,她第一个告诉学生的就是她不是正义的化身,不能断好他们之间的官司,他们之间能自己解决了最好,要是不能,也别把她的话奉为金科玉律对某个人打上了标签,她那时候始终觉得教这帮孩子做人比教他们知识有用的多。”

高岚抬头和钟鸿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是惊诧,“靠,我还说过这么中二的话呢?我当年挺牛/逼啊?”看一圈人欲言又止的神色淡定自若地伸手又拿了杯酒,“行了啊,我也不是啥苦情小白花,想吐槽直接说。”

“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虽然小孩子之间都是什么你偷我橡皮了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老师又不知道当时情况,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他怎么知道谁对谁错,最多就是最后敷衍了事罢了,让他给你断官司不如不断,多了他还嫌烦,在一群小孩面前随口一句‘你怎么事儿这么多?’就够一帮半大不大的小屁孩奉为金科玉律给这小孩打上标签了,你说公平个屁啊。反正要是有能耐,这事儿你俩挑的也你俩自己解决,让个第三方断官司算是怎么个意思。”高岚一口闷了杯子里的酒,玻璃杯磕在玻璃茶几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得,我算是明白初中那个小霸王怎么来的了……”包厢里因为简弘的这句感叹沉寂了片刻,只须臾又恢复了喧闹,这个话题被永远沉寂于喧嚣的水底,不准备再提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