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现在最想听什么?”
“我也喜欢你。”
“……什么?”
他轻轻笑起来,眼里氤氲了一波浅淡湖水,烟雨迷蒙里还能看到他倒影在他虹膜上的身影,“我说,我也喜欢你。”
他感到气氛有些微的微妙,却不能精确地察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脸上有令人麻痒的热度蔓延,他却只能任由这壶滚烫的沸水从他的神经末梢一直灌到每一寸肌肤,“……为……为什么啊?”
“刚好在想而已。我怀着满腔热忱和柔情,将藏在心里数千个日夜的温柔洪水般倾闸而出似是快意,若是连一句正儿八百都拒绝都换不来,日后只能成为你口中的谈资和笑柄,那这句‘我喜欢你’放在你身上简直是暴殄天物了。我若不期待一句‘我也喜欢你’,难不成还得是‘求而不得苦,失而又复终踟蹰’?”语意落尽时他的肩膀又忍不住轻轻颤动起来,扬起脖颈应是还有话未说完,想了想复又沉寂下去,眼里氤氲的那湖春水约有波纹从瞳孔中央荡开。
他阖了阖眸,过往千百个日月垒起的孤勇在他眼前炸开,睁眼时,又恰到好处地和眼前人的身影融为一体,仿佛他就是日月星辰,是自由和故土,是归途和来路,是隐于心口的、不愿示人的那枚吻痕。
他没来由地胸口涌上一股热流,厚重而深沉,混着过往岁月里千百个自己的万鬼同哭之势,迫切而热烈地迫使他不得不开口:“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知道,”他伸手覆住他眼中万千辰星陨落,“我也是。”
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