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手又怎么了?”a回家就看见b往自己手上缠着创口贴。
“不知道啊,就是突然多了这些个小口子,好歹是拿笔的手,裹一下差不多好点。”b抬头扫了a一眼,觉得有点好笑,“你也是不会说话的,什么叫‘又’……”
见a还盯着他,b有点哭笑不得:“我估计是我睡觉不老实,夏天穿的又少,每次起来身上总能多了一堆小口子……”
“你不是对创口贴的胶过敏吗。”a稍微蹙了蹙眉,盯着b短裤下露出来那截小腿上细细碎碎的小伤口。
“是啊,所以我这不别的地方都没贴只管了右手吗,我右手中指那个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b晃了晃右手,又转头去收拾桌子上创口贴封胶的纸,把两个小条简单叠了下挽了个花捅进底部又重新粘住的包装纸,捏在手里揉搓了两下团了个小团准备去扔了。
a就边换衣服边看着b叠封胶的纸,是个很简单的花样,b试图教了他很多次他也没学会。“怎么弄的?”
b嗤笑了一声:“不是,你别搞得跟我骗你似的,我说不知道是真不知道,我估计就是睡觉不老实弄的吧。”b又顿了一下,“你这话让我怎么回你?我要是支支吾吾地说不知道跟古代在男人面前争宠的白莲花似的,搞得跟我有什么瞒着你似的。我要就实说不知道你还不信我。我确实就有这本事,扒个橘子都能让橘子梗戳进肉里,我也不至于什么都告诉你吧,在你面前卖蠢还是怎么的。”
a心说你这不就告诉我了吗,还是顺着b的意思熟练地转移话题:“橘子梗?”
“就丑橘的那个梗,不是长吗,我拿的时候没太看着,被那个刺划了个口子。”b毫不在意,他对自己的不小心程度有一定了解,发生这种事他疼个两天也基本就忘了,这事就这两天发生的所以他还记着。
“疼吗?”a随口问了一句让话题顺利发展,没太过脑子。
b有了点忍笑的神情:“不是,我就提了个意向,你难不成真打算把我往白莲花那个方向培养,给我提供机会呢这是?我说啥?我说疼,好像我等着你来疼我似的;说不疼那不就更有白莲花气质了。”
说着b拿了个乔,努力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抬起手伸到a面前,“要不爷您给吹吹?”
a挑眉白了他一眼,看着他眼底藏不住的笑意配合但敷衍地吹了两下,却被b伸过来的手给挑了下巴。
“我靠我惯着你了是吧?”a也有点被逗笑了,伸手去挠b的痒痒。
b闪身躲了下却没躲过a的另一只手,碰到了b身侧的肋骨,b一个激灵笑得更厉害了,手里创可贴包装纸的小团也被扬手的动作飞到了不知道哪儿去。
“爷,爷,错了错了,你这么逗我我装不下去白莲花的人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被a压在沙发上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腿乱蹬的时候蹬到了旁边的茶几上,那一小块皮肤在短暂触碰出的白之后立马就红了,然后就肿起了块印子。b赶紧趁着这个机会讨饶:“疼疼疼疼疼您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起身伸手拽过b的小腿,在刚才肿起的印子那儿用手揉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一小块儿皮肤都被捂热了才放手。b就静下来寻了个舒服姿势陷在沙发里眯着眼睛看着a给他揉腿。
a起身揉了把b的头发,“做饭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