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赤绿#这个罪犯脑子有坑 *02.

★捉虫感谢 请多指教
☆因为是写了很多年的产物所以文笔很奇妙
★卡文了所以先更一点
☆警官绿×高材生赤 赤绿赤無差 主人物思想辯論 年齡向操作 27綠 23赤
★食用愉快
————————————————————
02.
   木村来替他的班,绿间毫不客气地开车回家,二月十四对他来讲无任何意义,他还不如好好地回家睡一个好觉。这样换班的话明天他可以休息一天,他总觉得要用这一天来做出什么事,却毫无头绪。
  其实说起来奇怪,作为警察,身处在一个善与恶交织又针锋相对的地方,每天面对着那些与和谐社会观念不符的的理论,自己却轻易地就动摇了,本来只是个罚款了事的事情,却硬生生让绿间的正义感无法放过,又偏偏联想到那个不省心的混子团体,这个人就被自己带回了局里,然后从天南聊到地北,甚至自己都不明白这样做的用意……
  长时间以来对警察这个职业的热爱与不容忽视的正义感,还有一个个不省心的罪犯那些反安定理论,那些站在警察的角度上理智不赞同理性上却站在普通市民的角度不得不认为有些道理的理论,完全相悖的想法出现在了同一人的脑中,斗争的感觉就像人格分裂一样糟糕,不停地否定自己又在另一角度肯定自己,相反地又继续驳回,发生在自己思想中的斗争被全面地激发出来开始斗争,绿间真太郎不得不承认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恐慌和害怕,但却无法阻挡。
  目的为善由善产生的恶不算恶,目的为恶由恶产生的善不算善。
  善恶本就混沌。
  开车回家的路上绿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直到回家,洗漱,躺在床上,假寐,却忍不住拨通了虹村的电话。
  “虹村。”
  “绿间啊,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啊?你可是从不主动给我打电话的人,我很困诶!”对面的虹村心情有点微妙,这么晚还没睡的绿间铁定心情不太好,打电话过来发现在自己没有睡觉故意又要免不住唠叨一番,此刻正在酒吧里纸醉金迷的自己可是绝对不想听见别人再唠叨一遍自己了啊……
  “我并不觉得你这种夜生活丰富的人很困。”绿间满脸的严肃。
  国中和高中时期绿间也是打篮球的,虹村就是他国中时期的队长,后来虹村辞退队长职务,说是因为父亲身体不好要回去照顾。绿间明白,像虹村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只是因为父亲就放弃了篮球,嘴上打打闹闹,虹村心里什么时候服过谁?不过虹村没说,作为当时队里的主力,他也就秉承着尊重人的态度没问。
  “是是是,主力大人您最清楚了。说吧,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虹村,你前段时间跟我说的那个大学教授的位置,现在满了吗?”
  虹村一听,马上就瘫倒的沙发上坐了起来,“有啊,法律系的兼职教授,你同意了?”
  绿间闭目,“是啊,我去。”
  “你……还好吧?”作为曾经的队友,虹村是最了解绿间的人,这家伙,除非自身遭受了什么,否则他不可能对已经进入正轨的生活做出任何细微的改变。可是他还知道,就算他这么问了,对方也不过是回他一句没事。
  “我……”绿间突然想说我不好,但是他知道对方一定知道他不好,那么对方这么问还有何意义?不过是让他照顾好自己,表示有问题他可以帮忙。“谢谢,虹村,我想,我很好。”
  虹村轻叹,他知道了,对方已经知晓他的用意,只是还是这么不肯放手,“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或者后天我都有时间。挂掉吧。”
  说完虹村不等绿间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绿间望着天花板发呆,他知道自己的老友什么都明白,却不愿说破,最后还是以这种方式保全了他的面子。今晚应对赤司,确实是真真实实戳到了他的痛处,他也累了,他想离开搜查一课,但他却找不到出了搜查一课更好的容身之所,与其调到可与赤司这类人打交道的地方,不如安心在搜查一课。如此想着,拿起手机,给高尾发了个短信。
TO高尾:
  明天我不上班,明天你要是顺路就帮我带幸运物吧。
               FROM:绿间真太郎
  本来还想着大晚上给别人发短信是否太过于不尽人事,却实在抵不过沉醉在黄粱一梦的诱惑里,梦醒了,说不定现有的决定就改变了。还犹豫在发送键上的手指也疲惫地按下,似是解脱一般,将手机插上充电器,关好床头灯,蒙上眼罩去睡觉了。
  凌晨三点半接到短信的高尾已经气得要摔手机了,听到特殊设置的提示音高尾本着“您是王牌大人你最大”的态度打开手机,本还以为是什么紧急的案子,结果发现对方只是让他带个明天的幸运物,起床气严重的高尾特别想骂街,我明天也休假啊!顺个毛线的路啊!觉得对方估计又睡了,高尾心里止不住地开骂,最后被隔壁妹妹的“老哥你大晚上的不睡觉是要死吗!”振聋发聩不得已乖乖躺去睡觉。
  顺带一提,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的高尾虽然是没有起床气了,但是因为好不容易休息一天,直接睡到下午,懒得出去,愉快地和小黄黄联网打了一下午的游戏。至于晚上,高尾这个单身狗并不想知道他和黑子都干了什么。
  其实后来绿间也想过不要去勉强高尾,但是实在是放不下这个面子,一看表发现已经是该步入正常生活的时间了,便也劳烦自己去步行街买了今天的幸运物,最后转去虹村的大学找他。
  法律系的兼职教授,就算是偶尔做一个科普的讲座也无所谓,他是警察,对着方面自然很熟悉,虽然比不上律师那张能言善辩的嘴,但是绿间的自尊心使他绝不允许自己出一点差错。
  虹村自己本身是大学的系主任,上头派下来说让他找几个平时能来做讲座的人,虹村听到的当时就一拍板,问候了一圈上头的领导,心说你以为这事好办吗?要是好办的话一个个就是为了年度的评比也削尖脑袋往上窜啊!现在指令下来了,把平时大家都不愿意做的事给摆到明面上来了,这不是难为人吗!
  然后虹村哭丧着脸找了自己的老朋友,赤司还没毕业,紫原是典型的偏科,冰室一个归国子女你让他来法律系讲什么啊?!还有他家敦能不能放他出来也是个问题……后期赤司带领的那批队员里,黄濑是队里的犯二担当,而且已经是模特,不可能再兼职,青峰是篮球笨蛋,黑子是典型文科生,虽然看书杂但毕竟不是一个专业,而且难保黑子来讲座他家黄濑会不会干出什么……还有冰室他弟弟,据说是后来黑子的队友,比青峰好点,但是一个德行,篮球笨蛋……
  想来想去虹村默默扶额,他的朋友里,就没一个正常的?再拐个弯一想不是还有个绿间呢吗!他在搜查一课,不是正好吗!却犹豫着对方能不能答应,把自己本来的生活轨迹打乱,思来想去打了个电话给他他居然松口了!最后还答应了!
  虹村欣喜若狂的同时也觉得对方一定出什么事了,想问又知道对方绝对不能开口,心说这性子已经不是傲娇能解释得了的好吗,然后继续头疼。
  虹村.队长.老妈子.保姆命.遇上了一群不省心的神经病.修造,辛苦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