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赤绿#这个罪犯脑子有坑 *01.

★本文又名【这个警官神经质】
☆写了很多年的奇妙产物 文风欢脱 文笔奇妙 欢迎捉虫 请多指教 ooc严重
★警官绿×高材生赤 年龄向操作 赤21 绿27 虹村29
☆副cp黄黑 青火 虹灰 拆cp抱歉
★食用愉快
☆莫名三观 不撕
——————————————————
01.
  绿间真太郎第一次见到那个名为赤司征十郎的混混是在一个并无任何意义的二月十四。
  彼时正是晚上,满路的灯光,满大街的情侣,似乎故意要将这个节日衬托得更加美好。但实际上除了情侣,对单身狗们来说并无任何实际用途。
  赤司身旁其实还有个黛千寻,二人一起出来其实只为了千寻想吃巧克力,因为事实上并没有人送他他也不想送任何人,然而这种节日想吃巧克力似乎就是找虐的,但是赤司毫不在意地和黛说了句:“走吧。”那架势仿佛全世界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外界的影响并无卵用。千寻默默吐槽,小少爷中二是常事,如今大少爷都如此中二是要闹哪样啊喂!麻麻这个银好阔怕!
  然而到了最后千寻还是忍不住举起来火把,看着满大街昏黄的灯光和秀恩爱的情侣说了一句:“烧死现充!”赤司耸耸肩,对千寻这种比仆赤更中二的行为不做任何评价。为了泄恨,千寻随手借了个街头艺人的喷漆罐就在巷子的墙上喷了起来,但是到最后,赤司只看懂了一个“FFF”的字样。
  最后,很不幸的,被当天同样特别不耐烦出来巡逻而不能好好回去睡一个保证睡眠质量的覺的绿间抓了个正着,二话不说直接把赤司带走了。可怜我赤司只是被千寻拜托拿着喷漆罐就被警方误认为是罪魁祸首,而看警察只抓赤司的行为就知道我千寻又一次被华丽丽地忽略了。赤司不禁感叹:身边明明没有一个骄傲自大中二却又不得不让人佩服觉得他身上有可取之处的福尔摩斯,自己却要遭受到与华生同样的命运,警察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无用。虽然他特别有教养地没有说出来却在心里拐弯抹角的骂了好几圈。
  想此时困得可以的绿间并没有什么好气来面对这些不遵守社会公德的小混混,因此也没啥车上问话的兴致,更何况车上只有他和赤司两个人,连基本信息都不清楚,对方的武力值甚至背景都是未知,和对方杠上可不是什么值得歌颂的事。
  至于到局里,绿间真太郎还是第一次遇见像赤司征十郎这样已经被抓到局里却还抵死不认的无赖,并且还是衣冠禽兽道貌岸然的类型——绿间真太郎给赤司征十郎的标签。
  “名字。”
  绿间真太郎叹了口气,该走的程序还是一样不能少。
  “赤司征十郎。”
  “年龄。”
  “21。”
  好吧,迄今为止对方还算是配合。绿间在心里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案情经过。”
  “不,我想警官您可能需要注意一下用词,这并不算一件案子,即使是的话跟我也并无关系,我一直都在声明我跟此事件并无瓜葛,即使您问我案情经过我也无法给您任何让你满意的答案。”
  这是从半个小时前开始到现在赤司说的最长的一句话,然而依旧不能改变他在反驳的事实。
  绿间的额头上青筋在隐隐地跳动,他的脾气不是很好,加上今晚他严重睡眠不足,对这些不尽人事的家伙简直没有一点好脸色。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表格,下一项居然是“不在场证明(是 否)”,作为重案搜查一课的警官,今晚临时被交管部的木村叫来替班,但是果然拿错了档案,现在去换一份难保对方会不会怎么样,以及——幸运物落在车上了!
  绿间顿时面如死灰,额头上的青筋还跳动着显得特别滑稽可笑。面前的赤司以一种王之蔑视的目光看着面前神经质的警官。
  绿间不打算记录了,拿出了身上的录音笔。赤司默默翻了个白眼,试问有哪个交管课的警官会随身携带录音笔?
  “你觉得我发现的时候手上还拿着喷漆罐的你很有说服力吗?”
  “虽然我也并不这么认为,但是警官你看到我的时候显然那面墙壁上的油漆还未干甚至有点淌,显然这不会是一个老手可以做出来的,而且我是抱臂拿着油漆罐的,这种姿势显然特别不适合画画,且我身上并没有用油漆的痕迹。”
  绿间有点恼火,虽然很早就预料到了面前这位不是个省油的灯,但是没想到这么浪费!
  “可是现场只发现了你一个人,你很难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赤司有点头疼,他不太清楚要怎么解释黛千寻的原理。
  “我的朋友他的存在感很弱并且是个宅男,你要知道宅男通常都有一点恶趣味例如今天他在墙上喷了个FFF的字样,然后等你来地时候却借着自身微妙的存在感神隐了。”
  “据我所知我可以明白你所说的这种存在感而我的身边也有一个这样的人,但是我并不认为世界上会如此巧合存在这么多属性相同的人,而且据我所知他并没有你这样一个朋友并且他今天晚上和他的男朋友约会去了。并且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并且根据最近的形势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你属于那个经常以城市为舞台作画的街头混混团体。”
  “可是警官你没有可以证明我是你所说的那个团体的一员的证据,以及我再次声明这不是我做的。”
  “麻烦请你拿出不是你做的证据,你这样已经触犯了法律。法律是用以保护公民的利益而并非用以触犯。”
  绿间的本意是学医,只是家人偏偏让他当上警察,说是浪费他的体魄,当医生总是高中以来都一直在打篮球锻炼出来的身体会全部在医生生涯中作废。虽是不情愿,但本着尽人事以待天命的原则干一行爱一行,并且法律这个东西对绿间来讲一直是神圣的。
  赤司嗤笑,“警官你真的确定法律有你说的那么伟大?以我来举例,纵使我真的是那个团体的一员,我以城市为舞台作画,我起到的也是一个美化的作用,甚至来讲是这座城市的一个代表,我也可以说我是爱着这个城市的。那么警官请问警察身处何地?在所有罪犯身后吹毛求疵吗?更何况我们的黑道依旧存在,你无法杜绝所有你以为污秽的事情,法律依旧软绵绵地默许了。”
  “歪理邪说!”绿间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价值观哪里出了严重的错误认知,“但你不得不承认法律为公民带来了利益,解决了案情。”绿间火大,非常火大。面对一个门外汉,总有那么一些人对警察指手画脚,每天在搜查一课工作他自然知道警察的辛苦,然而他到底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但是警官先生你同样要承认还有那么多案子成为冤案。”
  赤司今晚的情绪不太稳定,类似于光鲜表面下的叛逆偏要于自己已有的认知对着说,但是极富个性地自圆其说使起看上去完美无瑕,赤司似乎确实有这个心力来完成这个恶趣味的坑,如果洛山的人在,可能会认为这是赤司第二人格出现分化的征兆。
  “可你还是要承认有那么多完美解决的案子。”
  “OK,”赤司往后坐了坐,“我不得不承认有很多好的警察,他们负责、有责任感,可你不得不承认,智商和情商决定一切,试问像福尔摩斯这样的大侦探,有几个是和别人合作的?就连他的作者Arthur·conan·Doyle爵士也是个极其特殊的人。我们强调真诚、善良、诚实、待人和善、尊重这些品德,可是如今你又有几样是能用的上的?”赤司见绿间又要发话,忙举手打断,“我知道,你又要说能用的到,可是我现在这种处境,你让我歌颂吗?该有的不平等还是在有,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没有人能分辨得出来,也就是说,哪有那么多不平等?所有的不过都是金钱和权力罢了。”
  “这个社会接受他所能接受的,不接受他不接受的,这是常理,也是定理。”绿间纳闷且恼火,他并不想和面前这个名叫赤司征十郎的无赖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尤其是还在录音笔录音会成为呈堂证供的情况下,他只是想问明白这件小插曲的经过,而并非要他从这牵涉到方方面面。
  “社会是什么?还是人。也就是你所谓的社会是大多数人的社会而并非是异类的社会,可是异类有什么错呢,他们不过是和你所谓的大多数人的标准不同罢了。异类,你们将你们所谓的失败定为异类,却依旧将你们所谓的出类拔萃定为异类。你们强烈地要求所有人都以你们的要求为标准,法律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你们将所谓的理解挂在嘴上,却从未尊重过任何于你们不同的他人。杀人是为什么?杀人是为了揭示他所遇到的不平等。哦警官你说那些因为不符合自己的要求便杀掉别人的人?你觉得有人教过他平等?就是因为没有平等,所有人都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蔑视别人,殊不知他们那幅自视清高的嘴脸是多么令人生厌。”
  “可你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社会,你用你的角度去审时度势,可我也用我的方式去观察这个世界,我用我们各自的眼光去观察世界,组成了大千世界,这似乎已经是默认的事实。我用我们的理念去要求他人,没人会认真去站在别人的立场去思考别人,我们只希望能用自己的理念去征服他人,去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以及好胜心。夏目漱石所述的我执不止体现在爱情上,更是体现在万事上,以自己为中心,去使他人臣服在自己脚下,全然不顾自己是否拥有去爱别人的权利。”绿间的说辞尽管还是一样完美,只是声音已经不似开始时铿锵有力,说也奇怪,开始时力度不强的反击底气十足,越到后来越没有信心,最后明明是很有力的话也被说的失去了原来的气势,但其实不难看出,他已经受到了赤司的影响。
  谁不都是这样,在这样的社会里摸爬滚打,却也如鱼得水,“所谓的民意是有针对的,我们希望发展成自己希望的样子,大家都是自私的,大家的自私组成了宽大的胸襟和公平,所有人都无法逃脱。”
  “可我觉得这并不是能成为你逾越规矩的理由。”末了,绿间又突然补上了这一句,却似乎有一点欲盖弥彰。
  “——吱嘎”
  突然被推开的门,让房间里两颗思维不停旋转着的脑袋稍微冷静了下来。绿间抬头,赤司却并无太大的反应,单手支着脑袋,打量着绿间身后的那面墙,似乎盯着白色的墙面就能脑补出什么高深的内容似的。
  “木村?”绿间微微愕然,他是没想到本来要换班的木村为什这么快就来了,以木村的性格,他可是能拖一晚拖一晚啊,这么早就来不是他的性格啊。
  “那个,绿间,帮个忙呗。你面前坐着的这位是我……朋友,刚才我朋友打电话找到我,说是今天晚上他在外面发泄喷墙面时被你巡逻抓走了,他凭着自身奇妙的存在感逃走了,但是你把他朋友抓走了,所以……”木村一脸陪笑道。
  绿间往木村身后瞥了一眼,真的看见了一个刚才似乎好不存在的人,此刻他才相信刚才赤司说的是真的,不过和黑子不一样,他是完全的淡漠、平凡而平淡,而并非黑子特有的冲劲、认真以及大隐隐于世。
  绿间今天晚上真的是累了,也懒得和木村废话,直接让木村就把面前这个烫手的山芋给带走了。
  “顺带一提,警官,在您说那番容易让您丢掉饭碗的话之前,我已经把录音按钮关掉了。”赤司微微一笑,不忘在临走之前显示一下绅士风度,顺带不忘气死人。
绿间抬头望了他一眼,头上暴起一个井字,转身出门去找自己的幸运物了。
  黛千寻默默感慨,大少爷果然战斗力爆表啊……
  “千寻啊,下次这种事你还是不要麻烦我了,处理罚款是肯定的了,法庭你还是免了吧……”木村打了个呵欠,眯眯眼睛准备回办公室睡觉了。
  “谢了,木村。”直到出了警视厅大门之前,黛千寻的目光还一直是死气沉沉的。
  直到……出了门对上大少爷的目光之后。
  “是的少爷接下来我会服从您的命令的但是端茶倒水什么的就算了,就算是您出差我也会陪您去您看您这样满意了吗?”黛千寻忙不迭地一口气说完生怕小少爷会冒出点啥变态的请求来到时候就怕好好的一个赤绿文就被作者亲妈硬生生带进赤黛的大坑里。
  赤司默默瞥了黛一眼,心中说你以后来给我做秘书吧,不会逼我去参加活动又不唠叨。最后还是面上平淡地“嗯”了一声。
——————————————————
绿:妈的智障
赤:我能怎么办啊 我也很绝望啊
黛:怪我咯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