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知樱##青春年少任意挥霍#

有点乱 慎入!
啊 有可能有错别字……
前两章是废话 三章往后会好一点……
抱歉ooc 对了 是BE……
0.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
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红楼梦.终身误》
1.
  知世已经不是第一次翻看那个小盒子了,里面装的,都是小樱送给她,她最珍视的物品。
  知世叹了口气,又将盒子锁上,重新放回柜子里。
  这种莫名其妙的动作,知世这几天已经重复好几次了,每次都是以叹气收尾。说到底,知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叹气,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小樱就会莫名的悲伤。
  记得妈妈说过,大学要去法国,顺便开始打理妈妈在法国刚起步的公司。
  知世不觉又叹了口气。
  已经是高中生的大家,除了小樱和小狼这两位故意在感情方面装傻,大家该懂的都懂。知世很早就发现,她对小樱,有不一样的感情,不是止步于朋友间的,更像是雪兔于桃矢之间那种模糊不清的爱恋。不用别人开导,知世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所以知世很小心的把这份感情隐藏在心底,比知世自己所能想象的,更加小心,更加谨慎,更加不露痕迹。
  其实,知世还是放不下。
  从友枝小学毕业后,二人顺理成章地升入了初中部。初中三年,二人依旧如以往那般要好,只是小樱身边会经常跟着小狼,而知世,身边追求者不断,却从未见她认真地和谁相处过,原因就是她还放不下樱。
  从五年级到初中三年,五年里,看似什么都没变,其实什么都变了。
  小可没变,还是在木之本家安稳地待着,却再也见不到那只和它抢章鱼烧的属性相悖的守护兽;小樱没变,身边还是那几个人,依旧坚守着库洛牌——现在该叫“樱牌”了,主人的职责,只是习惯了小狼在身边,再也不会穿知世做给她的衣服;桃矢没变,他还是小樱的哥哥,只是这些年,身边多了一个雪兔,木之本家也增添了一个新成员,依旧是以自己的方式爱着那个小怪兽;雪兔没变,只是习惯了不在那个虚拟的爷爷奶奶家住,每天和桃矢“出双入对”,只是,习惯了和月两个人——或者是一个人,去爱桃矢。
  都变了,身边的人都变了,却又什么都没变,知世想到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兜兜转转,我们又回到了只身一人的起点。”①她是又回到起点了,她是走不出去了,她用毕生的时间,去爱着身边的女孩,最后孑然一身。
  初中之后,以知世的成绩,知世可以考上更好的高中的,但她知道小樱放不下雪兔哥曾在的星條高中,她知道那是小樱整个童年里全部的希望,纵使她放了手,选择了小狼,但以小樱的性格,她必定放不下。
  知世放弃了东京几所重点高中的邀请,陪着小樱一起直升隔壁的星條高中。
  知世看到过小樱站在星條高中和友枝小学之间那道绿色铁丝网之间望着友枝小学的方向。友枝小学还是什么也没变,知世知道,这是小樱心里最大的欣慰。
  她知道小樱在看什么,这一届四(1)的孩子,还是由当初教他们的寺田老师来带,甚至,这一届的孩子,都像极了他们当初的样子,樱、奈绪子、千春、山崎、柊泽,甚至知世自己,似乎将他们当初经历的故事都经历了一遍一样,看到那群孩子,总能想到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那些记忆里都要淡忘的故事,却蓦然在眼前重现了一遍。她也知道不只是小樱,山崎、利佳、奈绪子,还在身边的那些人,都把这群孩子当做心里最大的慰藉,都会坐在这里,一坐就是一中午。
  知世和小樱心里都明白,哪有那么巧合的事。不过是远在英国的柊泽和他们开的一个玩笑,或者,最后送给他们的,最好的礼物。
——
①:出自《夏目友人帐》同人结局。
2.
  坐在自家沙发上,小樱端着果汁不知在想什么,身边的小狼也在咬着笔帽和手中的试题死磕,并未太过注意小樱。
  小樱知道,最近知世有点刻意躲着她,思来想去之后,她还是单细胞地只当是高考临近压力所迫,而并未在意。
  单纯的少女,果然是不理解别人复杂的思绪,也不准备理解别人、打探别人的秘密,这样的人,果然是做魔法使最合适了——单纯得可爱。
  “我回来了——”
  桃矢开门的声音蓦然吓了小樱和小狼一大跳。
  “诶诶诶诶诶?哥哥你和雪兔哥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小樱越说底气越不足,到后来干脆不敢抬头看桃矢。
  完了完了,哥哥最不喜欢小狼,我记得今天哥哥说他晚回来的啊,我才把小狼带回家一起复习的……完了完了怎么就让他俩撞见了……
  小樱已经冷汗直冒了,她觉得抬头一定会撞见哥哥的半月眼,完了完了死定了……
  “他为什么会在我们家?”
  桃矢的口气听起来一点都不好,这个拐走他最重要的东西的坏蛋居然又来他们家了!居然!又!
  “最近快高考了,我和小狼一起复习……”
  “知世呢?为什么不和知世一起复习?”
  虽然即将成为自己的妹夫,但是桃矢还是接受不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居然被别人拐走了,有可能的话,桃矢是那种会把妹妹藏在家里一辈子珍藏的人。好吧是有点变态……
  “知世最近在忙别的事情啦,我也不太好意思打扰她,毕竟她学习比我好很多,影响到她的话不太好吧……”
  小樱尴尬又不自在地笑笑,她没说瞎话啊,毕竟知世最近是有点躲着她……
  “知世要走。”
  雪兔附在桃矢耳边轻轻说了这样一句话。
  桃矢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在自己右后方的雪兔。
  雪兔微微一笑,用口型告诉桃矢:“他告诉我的。”
  桃矢立即就明白了,不动声色地转过头来。
  “有时间的话,好好和知世谈谈。”
  “还有你小子,别对我妹妹做什么过分的事,晚上吃完晚饭就走,留宿也只能睡沙发!”
  桃矢恶狠狠地瞪着小狼,当然,小狼也毫不示弱地回瞪回去就是了。
  “喂!哥哥!”
  丝毫不理会小樱的不满,桃矢和雪兔一前一后地上楼去了。
  “阿雪,你说的知世要走,是怎么回事?”
  桃矢坐在旋转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圈。
  “他告诉我的,具体的话,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么久了,知世走了,也是情理之中吧,算算也该到日子了。”雪兔脸上带着温柔幸福的笑,“详细的,我叫他出来就好了。”
  雪兔闭上眼睛,身体漂浮在空中,光影和翅膀如球体一般包围着雪兔,等到翅膀再度张开,光芒和羽毛散去,出现的,便是与雪兔共用一体的月。
  月是个面瘫,从前在库洛身边就是,完全就是月亮的特点,无法自己获得力量,语气、性格,甚至体温都是冷冷的。桃矢不说话,月自是不会主动说话。
  说白了,桃矢和月,都是一个路数,一种人,都是外冷内热的类型,只是桃矢跟别人接触更多,有更多的人能体会到这一点。二人都是不说话的类型,好在,二人并不陌生,说起话来并没有那么尴尬。
  “月,你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桃矢小心翼翼地发问,眼前这位,虽说自己对他……有恩吧,但是这可是跟自己男友共用一个身体的啊,搞不好哪天他不高兴就出点什么事儿了,虽然自己早已把他们当成一个人去爱了,而且自己也确实是喜欢月的。
  “没有,但是基本能预见事件接下来的发展,和雪兔说的差不多,我也是推断的。”
  简单来讲,就是魔法师都会有的那种简单的预知梦境,月虽然是创造出来的,但是也会有正常魔法使的力量。
  “我……晚上去看看知世。”
  桃矢想了很久,大概明白了知世离开的原因,这么多年,也要感谢一下知世对小樱的照顾。
  “你自便,别让雪兔和你一起去了。”
  月都没有等待桃矢的答复,直接闭上眼睛,又变成了雪兔。
  “你们谈完了?”
  雪兔还是一副笑眯眯的好人模样。
  “……嗯……”
  桃矢半月眼,他迟早有一天要被这两个人弄出精神分裂来。
  “我下楼了,去知世家看一下,你就不要去了,明天爸爸有讲座,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你要是觉得小樱做的饭不好吃你就自己多做一点,我晚饭不一定回来吃,累了的话就先睡一会儿吧。”桃矢一步三回头地叮嘱着雪兔。
  “知道了,”雪兔还是笑着的,“桃矢你再这样下去要变成老妈子了。”
  “还不是因为你。”桃矢叹了口气,居然因为这一点被嫌弃了。
  “哥哥你去哪里啊?”小樱在厨房里喊了一声。
  “出去散步,一会儿就回来了。”桃矢并不打算告诉小樱真相,想来知世躲着她便是这个原因。
3.
  桃矢踟蹰了好久才按下知世家的门铃,在此之前,他一直在门口徘徊。他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却也无法如此果断而过于自信地决定别人的人生。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门铃里立刻就传来了知世的声音,听起来,应该不是自动的。
  “桃矢,小樱的哥哥。”
  知世讶异,这个节骨眼上,樱的哥哥来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思索良久,却也老老实实开了门。
  “进来吧。”
  知世礼节性地笑笑,多年以来豪门养成的习惯促使她成了现在这副不让人担心的模样。
  桃矢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走进门,但事实上,他还没想好要和知世说什么。似乎造成了很尴尬的场面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桃矢哥?”
  “要离开了吧?”桃矢不知怎么开口,犹豫了半天,竟是开门见山式的开头。
  知世微微一愣,很快又释然了。除了小樱只顾着去寻找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其他人大概心里都明白得一清二楚。
  “是。”
  “没有转圜余地了吗?”
  知世再次一愣,这次连她都不知道如何才能完美地回答。
  “法国的大学申请已经办完了。”
  桃矢叹了口气:“你什么都不打算对小樱说?她会很担心你的。”
  知世突然在笑,但是笑得比哭还难看,几乎是哭丧着脸。在桃矢的印象里,知世从未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她生长在豪门,从小就是完美的,作为大家闺秀而成为大家心中那个“完美”的代名词,知世不允许自己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足。此刻这个表情,算是对她一整个年少轻狂时期的告别。
  “桃矢哥,不可能的。”
  知世又在笑了,表情淡然,但桃矢绝对不认为知世是放下了,想大声反驳她却又不忍开口,皱了皱眉,干涩地吐出四个字:
  “自欺欺人。”
  有什么可不可能的?不就是小樱喜欢小狼?付出了这么多年,一句不可能就打发了?
  “你是笨蛋吗?喜欢不会去争取吗?”
  桃矢抬手,顺了一下面前女孩的刘海,那是他所能做出最有安慰性的动作,也是面前女孩所能接受的底线。
  “那你也要我有那个资格去争取啊……我连武器都没拿,就上了战场,那不是明确地自寻死路吗……”
  可是不上战场你连击溃敌人的可能性都没有。也许不持枪械上战场的可能性是无限接近于零,但是不等于零,不上战场的可能性就是零。
  这是正常的理论。
  ——傻。
  其中还有一个环节,过于注重那无限接近于零的百分比,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那一丁点的希望上,却忘记了还有那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的概率是失望。不是被逼到绝路,断然不会去无用功白上战场一次,伤敌不到一百自己就自损一千了,这十倍的反差没做好心里建设之前是断然不敢妄下决定的。知世不傻,算好利害关系之前就懂得明哲保身,“上战场”不是知世想要的结果,所以她不会冒那么大的风险赌那少之又少的机会。
  “知世,对自己好好交代,还有,承蒙多年的照顾。”
  直到桃矢出门站在玄关开始穿鞋子,知世也只是站在原地,丝毫没有送客的意思。
  “失礼了。”
  知世没去送他,就站在客厅里,莫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桃矢抿了抿唇,微微点头,算是告别。明明还有很多话想要跟面前的女孩交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好眼睁睁看着面前女孩关上门。
——————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寒蝉凄切》
4.
  此后的不到一个月,小樱可说与知世交集甚少,甚至不及与千春和奈绪子他们的交谈,
小樱心里纳闷,但是知世做得很好,没有一丝一毫躲着的意思。知世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这件事小樱知道,可能是因为高三年级的学生的毕业典礼还有每到期末就扎堆来的大小事宜,小樱几乎天天看见知世往学生会跑,学生会忙完就是中午午休时间的社团,放学也是赶回家忙于学业或者是社团的部活。知世优秀,所以她所要付出的努力自然就比别人多。期末的课程只是复习,所以学生们自主安排时间也是老师们默许的,知世和小樱不同班,小樱自然也就无法了解她的近况,简而言之,小樱这段时间与知世交集甚少,甚至可说是除单方面的关注连话都没有说一句。
  高三的学生累成狗,一天二十四小时甚至根本不够他们用的,黑板上数理化史政地不停地变换根本就忙不过来,最重要的是,每天挂在黑板上方的倒计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逼近,甚至在堆满习题的桌子上做梦都是那几个数字的缠绕。
  用一句话来形容高三学生的内心: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科科。
  高考前夕那几天,小樱和小狼忙的睡不着觉,知世每天熬到后半夜,睡的几个小时算是最踏实的了,起码不用睡着之前翻来覆去地想事情而睡不着觉。
  等到高考之后,知世谁也不理电话线拔了门铃关了一切能与外界联系的事物全部断掉在家睡死了两天,天知道她备战高考的那一段时间脸色有多差,即使脸上从来不抹化妆品她那段时间还是不得不抹了遮瑕,但是依旧能看出来脸色很差。
  高考过后的一个月里,高三的学生基本都像撒欢的狗,为了庆祝终于熬过地狱一般的高考,大多都出去撒野了。人生三大没作业的假期:小升初,初升高,高考过后。所以说,像小樱这种懒癌晚期患者,请给她两把盐,那么她就是一条咸鱼了。
  可想而知这一个月小樱基本只在家呆着,偶尔和朋友通通电话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给知世打电话知世倒是从来都接,但是一次也没见过她。
  知世没有刻意回避小樱,但是不代表在可以的情况下不回避小樱,所以小樱打的电话她从来都接,邀请她出去玩也是能去就去,但是她从不主动给小樱打电话,也不过问她的近况,反正小樱现在的魔法很稳定,已经很久都没有出乱子了,就算有,不是身边还有小狼嘛,人家情侣可以解决的事情,她一个外人凑什么热闹。就算她还是坚持不懈地知道小樱的尺码给她做衣服,但毕竟不能一手承办她的婚纱,要她看着小樱穿着自己做的婚纱去嫁给别人,知世没那么高风亮节,她做不到,她不是什么圣母,不是什么都能原谅,不去争取的原因是她从一开始就输了,输在了性别。就像妈妈再怎么喜欢抚子阿姨,抚子最后也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藤隆,最后最伤心的,除了藤隆,自然还有自己的妈妈。像桃矢和雪兔那样被身边人祝福最终终成眷属的究竟有多少,不是所有人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白头偕老,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遇上自己喜欢的人,更不是所有人喜欢的人都能也那么正好的喜欢自己。言情小说存在的意义是满足自己生活中的不美好,但是并不真实。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高考过后大概放假三个月不到,知世做好了心理建设打算让自己状似宁静地离开小樱,结果每次看到小樱之前苦苦建设的心理防线就瞬间崩溃,最后知世终于还是放不下,打算顺其自然,就算生离死别一样难受的也是自己。
  小樱说过,被知世喜欢的人一定很幸福,所以,被知世喜欢的小樱很幸福。
5.
  知世走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她一直纠结在让不让小樱知道这个问题上,桃矢本着二人哥哥的角度,希望知世能够坦诚面对,但是知世不希望小樱知道对她抱有负罪感,小樱是个什么性格她很清楚,说实话,她很怕小樱知道之后情绪波动太大。她也想过把这么多年的感情交付于小樱之后小樱的反应,如果厌恶,那么反正她永远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如果和小狼商量了之后做的决定,她反而会支持,无论那个结论是什么;如果是死板地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她也无话可说;可最怕的,就是她还什么都没做,小樱就有了负罪感,到时候她不会回来,她怕小樱会记恨一生,她就这样亲手毁了她的初恋少年。
  桃矢心疼小樱,她怕小樱知道了之后对她打击太大,但他也心疼知世,小樱和知世二人是一起长大的,如果知世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走了,小樱的反应大概会比告诉她真相更激烈,而且,付出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算是桃矢,也觉得没有任何回报实在是心有不甘,可偏偏知世又是这么好性子,到最后二人互相折磨的戏码,他实在是看不下去。
  偏生到最后知世放下、放不下,小樱知道、不知道,却都是一样BAD ENDING的戏码。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又何苦互相为难自己。
  最后到底还是放弃了相安无事,选择了互相折磨。
  知世站在机场,看着登机时刻表,手里攥紧了机票,行李箱的拉杆被她拉出来复又推回去重复了好几次。
  小樱,我对你是不是特别狠啊?把所有事都推给你,自己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走了?可是你又怎么放任我自己一个人单恋你那么多年却毫无收获?就这么纠缠下去吧,挺好。
  从此以后你的生活里再不回有Tomoyo这个名字,至少那不是我。
【TO:桃矢哥
  麻烦帮我把那个箱子交给小樱吧,谢谢。另外,我已经在飞机上了,勿念。感谢多年以来地关照,桃矢哥。
——FROM:大道寺知世】
  知世向空姐要了一份飞机餐,差不多饱了之后就毫不犹豫地把手机卡拔掉扔进了饭盒。
6.
  桃矢收到消息是在下午,把手机摁亮之后就是知世的消息,认真看了看之后觉得知世这个时间估计还在飞往N国的飞机上,手机还是飞行模式或者关机,叹了口气还是放下了手机。她说她已经在飞机上了,估计是还在机场吧,不然飞机上怎么可能发消息。就是,这孩子,最后也没让小樱知道,没让小樱见她一面。
  已经发生的事既成事实,那也不必做徒劳无用的事,比起这个,桃矢觉得等到他下班之后再给知世打通电话之后再告诉小樱比较好。
  下班之后和雪兔一起回家的桃矢想起还有知世的短信,奈何自己在开车,只好麻烦坐在自己副驾驶的雪兔帮他掏一下手机回给知世。
  八年里足够改变很多事,比如……桃矢和雪兔的关系。
  日本法定可结婚的年龄是十六岁,二人开始谈恋爱的年纪也就算不得什么事,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桃矢对自己妹妹这么早就有交了很多年的男朋友这一点非常不满。
  面前刚好是个红灯,还有四十秒,桃矢无聊得转头盯着副驾驶上摆弄手机的桃矢的侧脸,温柔带笑的侧脸真是怎么看都看不腻,啊,反正都是自家老婆了。
  “怎么了吗?”
  雪兔转过头来问。这么灼热的视线扫在脸上,怎么着都会觉察到的吧。雪兔下意识地摸了摸脸,觉得应该没沾到什么啊,又把桃矢的手机按了黑屏,照了一下,还是没发现脸上有什么,于是茫然地转头看向整个过程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的桃矢,表情有点懵。
  诚然面瘫是个好属性,桃矢只回了一句:“没什么。”然后继续盯着自家老婆的侧脸看看看。
  雪兔轻笑一声,然后又再次把桃矢的手机解锁,开始从通讯录里查找知世的名字。
  “我按免提了啊?”
  雪兔看向桃矢。
  此时绿灯已经亮了,桃矢握着方向盘,也没看雪兔,就低声答了句“嗯。”
  “您拨打的电话未接通,‘嘀’声后为您转通语音信箱。‘嘀——’”
  电话又被二人挂掉了。十分钟之内,二人打了无数通电话,无一次例外全都无人接听,桃矢突然意识到,知世之所以会走得这么决绝,是因为此刻的决绝,是对从前的告别,而此刻的告别,是用了自己全部的真心,全部的纯真,告诉自己,今后的再也不见。
  “阿雪,我有点后悔没告诉小樱。”
  桃矢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的表现,但他默不作声地把车开得更快一点。
  “桃矢,没有必要自责的,那是知世自己的选择。”
  雪兔退出拨号的界面,把手机关掉,重新放在桃矢的包里。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可是我知道啊,我知道却没告诉小樱……”
  “你告诉小樱知世才会更难办,到时候的情况比现在更麻烦更让你悔不当初也说不定。”
  雪兔看着桃矢。桃矢比小樱大了七岁,对小樱来讲没见过的妈妈却陪伴了他七年,直到他上学之前妈妈都还在,钢琴是妈妈教他弹的,曲子也是妈妈教她的,他的魔法,也是妈妈带给他的,他现在身上的太多都有他妈妈的身影,所以对那个几乎和母亲一样天真的妹妹算是分外呵护。性格使然他无法和活泼的妹妹相处得太好,可是能庇护的方面他是一丝一毫都不会放手,把妹妹交给另一个陌生的男孩子他实在太不放心,他不知道那个会被雪兔魔法吸引的小子是否是真心实意地对小樱,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像他那样了解她的喜好,知道她的毛病,能够在他不在时护她周全,自己一心一意守护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子就这样交给了别人,他不放心。可是他知道知世喜欢小樱,就像会时不时来他家做客会叫自己母亲“抚子”的知世的妈妈,纵使自己的父亲无奈却也是看着她们微笑。那是什么他很清楚,双方都碍于性别和身份结了婚,一方还是那么执着得不肯放手。知世的母亲爱的卑微,知世便再不肯留恋不肯纠缠,走得洒脱。知世的妈妈选择了自己承受,知世就把烂摊子甩开留着自己那份留恋远走,一报还一报,似乎终究怎样都是错的。
  但这难免太苦痛了一点,至少对桃矢和藤隆来讲是这样。离开的人永远不是最痛苦的,留下承受一切的才是,或者,入戏太深的局外人。
  “小樱,跟我来。”
  桃矢站在玄关,鞋子都没换,等着小樱去换衣服下来。
  “啊……”
  眼看小樱又要反驳,桃矢忙打断她的话,直截了当地掐断她的话头,“跟我走,路上告诉你。”
  雪兔倒是换了鞋子进了客厅,小狼还在,小樱去跟桃矢找东西的时候,他就负责跟小狼说明情况。反正,作为小樱的男友,他也有权知道。
  “爸爸呢?”
  车子就停在门口,桃矢没有给小樱犹豫的机会,上车之后就直奔着知世家开。
  “今晚他们教授去聚会了吧,说是会回来得比较晚。”
  小樱莫名其妙地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心有余悸看着哥哥越来越焦急车速几乎已经要飚到临界值,想起哥哥还没告诉她出来的目的,连忙转移话题。
  “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出来?”
  “小樱,知世去法国了,今天中午的飞机,然后,她告诉我她给你留下了一些东西,让我亲自交给你。抱歉,我知道得比你早,却没告诉你。”
  小樱有点懵,知世,你说知世,就那么走了?一点消息也没有的,就走了?
  “为什么走这一点,我觉得她给你留下来的东西会告诉你的。”
  没错,小樱不明白,为什么知世要走却一点都没告诉她,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为什么不告诉她?
  “钥匙给你,知世给你的。”
  桃矢把钥匙递给小樱,知世给他这串钥匙的时候跟他说小樱要是觉得她屋子里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就直接拿走好了,她要是愿意,她的房间就直接给小樱打理吧。
  知世的妈妈并不在家,知世刚走,知世的妈妈不可能马上回来,打点法国那边的分公司就是一个麻烦,不是和知世一起去了就是今晚住在了公司,女儿刚走,家中的冷清总得过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知世的房间小樱进过无数次,但是她真的猜不出她会把东西放在哪里。
  你对我了如指掌,我对你恍若一无所知。
  “她说放在了衣柜里。”
  小樱打开衣柜,却发现衣柜里只剩下知世曾经让她穿的一件一件的衣服,从五年级到现在,堆满了整个衣柜。她都不知道。高中三年,她几乎没穿过几件知世做的衣服。原来已经堆满了整个衣柜。
  衣柜的最底下有一个箱子,知世拿胶带封好了,从上到下,像包装礼物的盒子那样把胶带缠了好几圈,很严实,不知道知世那么纤弱的女孩子是如何摆弄得了这个箱子。
  小樱把箱子拖出来的时候废了很大的力气,箱子很重,像是装了半个箱子那么多的八厘米厚精装书,拿钥匙划开胶带的时候因为知世缠了好几圈所以也不是很顺利,知世大概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吧。
  放在箱子最上面的是一封信,信封上写了“木之本樱启”五个字,小樱暂时把它丢在一边,又翻了翻,底下的小盒子是小樱送给知世的小玩意儿,小樱记得,那块橡皮,是知世和她第一次认识的时候给她的,再往下是知世录下的所有关于小樱的录像,被知世整整齐齐地码好,上面标着日期、事件,甚至里面还被知世认真做了备注,还有各种各样的信封,大概也是各种信,被放在下面了,大概是让她先读之前放在最上面的那封,还包括知世的日记本、手账本,还有她被歌牌夺去声音那次不能说话用来交流的本子,全部,全部都在里面。
  小樱没来由地心慌,她们之间的事,她们之间的信物,她记得不记得的,全部都在知世整理的这个箱子里了,抬眼看看衣柜,甚至衣服也在这儿。
  完蛋了,她这样想着。
  几乎是狼狈地拆开信封,她太怕自己的猜测成为现实,所以,知世,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可是看到知世好看的笔体的时候,小樱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信纸的背景,是知世一遍又一遍地用花体英文写下的“Sakura”。六个字母,因为是她写的,足以让她落泪。看到这个背景就够她明白一切了。
  “小樱……”
  桃矢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焦急神色,他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没关系,哥哥,让我自己待着就好。”
  怎能可能,怎么可能让她自己一个人待着,她要怎能才能照顾好自己……
  【我以为你会一直陪着我不会离开的,于是我装作不知道,终究是我对自己太过自信,却忘了你得不到的希望。】
7.
小樱:
  你意识到了吧,我在躲着你这件事。
  放心,不管你的反应如何,我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了。
  我在法国,妈妈在这边的分公司需要打理,我就直接去那边上了大学,今后大概很少会回日本,就算回去,我也不打算见你。你和小狼君会很幸福,我并不打算打扰你。
  生气吗?不辞而别,别人都知道却不告诉你,就这么把你丢下一个人然后断了和你的所有念想?
  别哭,我知道你又在哭了。
  我在利用你对我的关心啊,你对我的依赖,对我付出这么多年你却毫无回报的愧疚感,我只是你的朋友,所以你从未认真在意过我的“我喜欢你”,你还是认为不过是玩笑罢了。
  但我还是喜欢你,很喜欢。
  我把所有我的关于你的东西全部留给你了,这样我也算是走得洒脱。
  我想过写很多很多话给你,告诉我有多喜欢你,告诉你我的心情,可是发现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就这样吧,挺好的。
  你用没有回应折磨了我最好的时光,我用愧疚感来侵蚀你剩下的日子,就这么折磨下去,互相折磨,也挺好。
——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折桂令》

8.
  知世的信很短,甚至就像是撑不住的挣扎。最后说不下去以诗达意也的确是她的风格,但这足够了,她的任何目的,都达到了。
  小樱说知世傻,其实最傻的是自己才是。
9.
  “小樱,你这一生最难忘的人是谁?”
  小樱躺在藤椅上,听见身旁的小狼如此问到。
  一般这种问题的答案是爱人吧,或者是亲人什么的,但是抱歉,小樱不是。
  “知世,大道寺知世。”
  小樱清楚地看到了小狼脸上一言难尽的表情,明白他大概是被自己吓到了,安抚性地笑笑,接着开口说后半句话。
  “小狼,我爱你,所以不需要难忘,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不用劳心劳神地去苦苦记忆。但是知世是我欠她的,也许我当年说清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结局也不会是两个人互相折磨,所以我忘不掉。”
  小狼的脸色依旧不好看,那件事,他清清楚楚地知道,却什么都没做,那个结局,是所有人一首促成的,是所有人一起将它一步一步推向深渊,要任何一个人独自承担,都过于狂妄自大。
  “婚礼的捧花我还给她留着,她却真的那么信守承诺再也没回来。”
  小樱还记得她后来特意写在卡片上却又连同那束捧花一起被丢弃的那句话:
  也只有在年少轻狂的时候,才能用一颗足够纯粹的心,用三百多个日夜去暗恋一个不知是否属于未来的人,却在最后转身的那一刻痛彻心扉地哭泣。②
  【我把你的名字记得那么牢,却不记得你的眉眼,你会弯起来的眼角,还有你精致的五官一起舒展的笑。】
——
②:出自《黑子的篮球》青黄同人文《第三者》。
10.
  知世坐在电脑前发呆,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有点松,她知道那不是她的尺码,她也是故意戴在了右手上。婚姻这种事,逢场作戏就好,他还以为她没发现,反正不过是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二人相敬如宾,谁也不打扰谁,挺好的。
  婚礼的捧花她没留给小樱,也不可能允许她留给小樱,反正她先自己一步结婚,也不需要她这点祝福不是吗。
  每次想起她总是有种胃疼的感觉。啧。
  “榎本小姐,帮我拿点胃药。”
  “hai——”
  知世很少回家,她的结婚对象也是,政治婚姻,点到为止,所以她的生活起居就都是秘书在照顾,秘书小姐比她大两岁,算是前辈,至今未婚,因为一直照顾知世,所以和知世住在一起,至于知世与她结婚对象的那套房子,除了用来充充样子外,完全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知世的,另一部分是那个男人的,二人除了工作上的商谈之外几乎没有交流。老实讲,要知世去想象和一个男人过一辈子,她宁愿和榎本百孤独终老。
  “知世,胃药,温水。”
  榎本把胃药和水放在桌子上,然后毫不在意地在知世的桌子上靠着。
  知世笑笑,“我不是说在公司不要这么叫我吗,至少也是大道寺啊。”
  “啊嘞啊嘞,抱歉啦,总裁大人,”榎本“啪——”地双手合十,然后笑嘻嘻地说,“可是现在是午休时间啊,To——mo——yo——酱——”
  知世拿起桌子上的药,弯起嘴角笑了笑,然后就着温水吞了下去,眼角扫到榎本的棕发,恍若小樱的影子模糊地出现在眼前。
  【我拼命想记住你最美的模样,我记得你眼角的弧度,记得你的眉眼,记得你时刻上扬的嘴角,可我却不记得你的样子,我的Sakura。】
  放下水杯之后又看到榎本在刷手机,知世把杯子摆好,又笑了笑,“真是没有一点前辈的样子呢,小百。”
  看吧,我不是离开你就活不了,但是我无法真的离开你。我们之间,终成永诀。
  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END
【剧情解析】
魔卡少女樱对我来讲不是什么童年组 我去年寒假的时候看完的 然后对桃雪这对没啥意外的 觉得他俩要是不在一起就怪了 所以一笔略过的那段桃雪你们就当彩蛋吧……
但是其实最心疼的是知世 知世永远在说着我喜欢小樱 然而知世的表现太过平凡也太过认真 所以每次小樱不会接受反而会觉得尴尬 知世肯定知道 所以只要是朋友的模式二人就相处得很好 但是一旦变为迷妹模式小樱会紧张也会尴尬
知世和莓玲都是无cp的 都是一厢情愿甘愿付出的那种 因为莓玲首先很吵所以在性格上我不喜欢她 但是后来会好很多 二人都是会甘愿放手的一类 所以二人在樱狼之间起到了很大的助攻作用 但是同时 很心疼
小樱说过【被知世喜欢的人一定很幸福】所以小樱很幸福 就算小樱再怎么粗线条但我不相信她察觉不到
知世和小樱是近亲 就算真喜欢上了也不可能 我记得肥志的漫画介绍的时候到clamp这里说魔卡少女樱主要讲的是【爱的方式】这一点 所以会出现像知世这样的人物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实在是过于不甘心 我知世女神就这么没结果?!我不服!
所以就有现在这个和小樱互相折磨的知世 至少她还自私了一次 BE是肯定的 因为肯定是没结果 相忘于江湖是不可能的 但是老死不相往来但却互相折磨不让自己好过这一点我觉得很真实 至少我心里的知樱是这样
最后那个9和10部分是很久以后但是没有具体规定年段 我也没说这两个部分是在同一个时间段 小樱那个大概是四十以后 知世那个只是三十以后吧 反正有时间差
设定很诡异 因为魔卡少女樱是一个异常单纯的平行世界 我努力描写了一下对话就完全有一种烂文文笔不够的感觉了 ooc是肯定的了 大概从3开始之后是我想写的 前两章……属于例行公事吧
身边很多人对魔卡少女樱的接受程度不高 因为讲真身边姬友还是被我硬安利入坑的 所以吧 就光桃雪这个腐向cp我就给对方心里建设做了很久……但是作为一个变态 真的觉得萝莉的百合异常可爱~导致我到哪都站百合向……其实我有想过后来写成类似活着就是恶心的后半部分一个天堂一个地狱的感觉 但是果然我还是虐不起来我知世小天使QAQ嘤嘤嘤
樱狼后期那个梗其实是一个新志同人里get来的 但是实在找不到原著……而且通常来讲 用梗没问题吧……?抱歉……
知世后期有点类似于找了个替身 不想见到小樱又放不下 于是找了只有一点相似的榎本 啊 这个人虽然是原创但就跑个龙套 你大可理解为知世只是想找个人搭伴过日子但是结婚对象她不喜欢对方也不喜欢她 于是知世每天就跟榎本在一起 时间长了总是依恋 榎本也是不愿嫁俩人就这么心照不宣地凑合过了
其实很虐知世 但是我更希望虐小樱 小樱属于心里折磨 知世属于自甘堕落
反正写虐很开心 BE很开心
然后 N多年没见是真的会忘了对方的模样的 二人都是只记得名字 但是对方的相貌一个是只记得大概 一个是只记得细节
谢谢读到这里的你 虽然我知道很少有人看这么长
【心疼明天开学还在填坑的自己QAQ】

评论(2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