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赤黛#成人法规

★ooc预警 逻辑废预警

☆背景:平行时空交错

————————————————

“耳洞是什么时候打的?”实渕突然转向一直在角落里默默喝酒的黛千寻。

黛千寻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参加这次同学会是巧合。

“毕业之后吧。”黛千寻调整了一下他微妙的存在感。

“只打了一个?”

“嗯,只打了一个。”

准确地说——黛千寻转了转手里的酒杯。

一个是自己打的,但还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存在。

“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这回事了?”

“可能是迟来的叛逆期吧。”黛千寻满不在乎地抬起眼。

“在高三毕业后?”赤司似笑非笑。

“嗯,要一起去打一个吗?”黛千寻少有的有点紧张,他努力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这个时候手指有过多动作容易暴露他的紧张态度,但控制不住想抓点什么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他忍不住神经质地抽动了两下手指。

赤司征十郎大约是看见了,但他依旧犹豫。

“不用了。”黛千寻不需要他的犹豫,沉默能说明一切问题,抬脚走出了房间。

“我靠靠靠黄濑凉太你技术行不行啊谁跟我说的不疼啊!”黛千寻差点把黄濑凉太放在自己耳朵上的手挥下去,为了制止自己耳垂从疼变为需要缝针的流血大伤及时制止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黛千寻我跟你说男人最不能质疑的就是行不行!”黄濑凉太拿着打耳洞的枪冲着黛千寻大吼。

黛千寻一时语塞,谁知道对面这只大金毛在这种时候为什么满脑子黄色废料。

“原来黛前辈你是敏感体质啊,平时打针的时候也疼咯?”黄濑凉太把打耳洞的针和枪收起来。

……这种事谁没事拿出来说啊,“你事先一点都没说有这么疼啊嘶……更何况谁没事老去打针试试疼不疼啊。”我有六年没闻着一点医院的消毒水味。

“小赤司呢?”黄濑凉太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没来。”黛千寻满脸写着不愿意谈。

“吵架了?”

“不知道。”

“不知道算什么啊?!”

“我要他陪我一起打耳洞,他不肯。”

“小赤司那个人那么要面子,家里管得又严,不肯打耳钉是正常的啊。”黄濑稍稍松了口气。

“我知道,是我考虑不周。”黛千寻别开了头。

遭了。黄濑敏锐感觉到事态严重,黛千寻不是会认错的人,这句话语气分外生硬,这种敷衍的态度处处透露出事情的不寻常。

“前辈?”黄濑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黛千寻把话题叉开了。

黄濑凉太想知道的事他自己也想知道,他也想探明自己心情低落的真相,但或许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他从赤司拒绝的那一刻起就突然意识到不管他两个再怎么理智,恋爱关系都不会再继续维持下去了。

之后是平淡无奇的分手,黛千寻坚信生活不需要狗血剧情,什么藕断丝连还是什么给你一百万离开我儿子这种烂俗情节都不需要在他身上发生。没话说是底气最足的分手理由。

但偶尔,会有他预料之外的玄幻情节发生。

“黄濑凉太,你给我打了几个耳洞?”黛千寻在某个耳钉戳进去却戳不出来的早上认真停下来思索打给了黄濑。

“一个啊,前辈你不是也只听到枪响了一声吗。”

“但我现在感觉我戳到了两个耳洞。”

“是前辈你戳错地方的关系吧,没关系来会越来越熟练的,前辈你多戴几次试试?”

得到了这种没什么用的建议……呢。黛千寻挂断了电话对着镜子叹了口气,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打算重新给耳钉消毒重整旧山河。

这回倒是顺利戴进去了,但是黛千寻始终不明白这种好像戳进了另外一个不通的耳洞的感触来源于何,他本来以为这是新手的错误操作,但直到他已经成为了能迅速找到自己耳洞的老手之后他仍能找到那个未通的耳洞,黛千寻觉得自己的猜测不是毫无道理。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的耳朵上多了一个耳洞。wow这个猜测可真棒。

黛千寻面无表情地感叹出声。在他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心里涌起了猛烈的暴风雨,从前看过的轻小说里的奇妙平行世界内容在他脑海里过了一圈,最后觉得这大约只是他的无理猜测。

这个莫名其妙的未通耳洞却莫名其妙在他生活里刷起了存在感,他甚至梦见过这个耳洞的来历。在某个他没经历过的平行世界里,和他谈恋爱的是小少爷,耳洞是小少爷亲手给他打的。小少爷怼天怼地,不怕家族也不怕世俗,他说过之后几乎不担心小少爷会不同意,他甚至有信心去买好一对儿耳环让两个人一起戴。

黛千寻真情实感地难过,但很清楚地认识到这绝不是能和名为赤司征十郎的大少爷共同拥有的回忆。

黛千寻认真考虑过自己为什么会因为耳洞而分手,他提出打耳洞的提议时就知道知道可行性很小,但赤司沉默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没有维持关系的必要了。但现在,这些心理活动赤司都不再需要知道了。

“那当初为什么要和现在的小赤司谈恋爱呢?”黄濑凉太如此问他。

“诶——黛前辈原来是这样的人吗?”叶山拉长尾音凑了过来。

什么样的人啊……黛千寻心里吐槽着。

“但是这样一来,有耳钉还穿西装的黛前辈,简直像新宿特意打扮过的牛郎。”

……怎么还是叶山小太郎。“不会说话就不要说笨蛋皮卡丘。”黛千寻心里翻了个白眼。

“所以,——”黛千寻前方的光线被挡住。

“您愿意让我为您点一支香槟塔吗?”

赤司征十郎单膝跪在黛千寻面前,手抚上黛千寻有耳钉一侧的脸,眼里有瓦尔登湖流动,耳钉在昏暗光线下闪了闪。

“不愿意。”黛千寻愣了片刻,然后笑着溺进赤司眼中的瓦尔登湖。

戴着耳钉的赤司出现的那一刻,眼前的赤司是名为赤司征十郎的大少爷还是小少爷都不重要了,这一刻是否是平行世界的交汇都不是重点了,他是会和自己打耳洞的赤司,这一点就够了。

“别真把我当牛郎啊喂。”不愿意。”黛千寻愣了片刻,然后笑着溺进赤司眼中的瓦尔登湖。

戴着耳钉的赤司出现的那一刻,眼前的赤司是名为赤司征十郎的大少爷还是小少爷都不重要了,这一刻是否是平行世界的交汇都不是重点了,他是会和自己打耳洞的赤司,这一点就够了。

“别真把我当牛郎啊喂。”

——EN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