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少年人是喜欢夏日的。那些在绿茵场上洒下的汗水和湿透的球服,混着汗味的棒球手套和艳阳的气味,球鞋摩擦地板的尖锐声响和大口喘气时嗓子眼里血腥味,全部被定义为少年人的证明。爱欲在燥热里疯狂滋长,名为倾慕的藤蔓转眼就将自己捆的严严实实,名为向往的温柔爱意实为作茧自缚。太阳底下有蝉鸣,发黄的书页夹着花猫的毛,书柜的角落里躲着店主人家那只上了年纪的三花猫——少年人将一切都朦胧与暧昧倾注与暑日三月,纵情恣意,放纵欢爱,爱意似没有底线般疯狂倾注,好似穷极一生只这一人。少年人总将自己的青春定义为盲目而不自知,他们不畏惧盲目,无论做出什么日后都会小心翼翼地珍藏,带着被自我娇纵过头的肆无忌惮敢拼敢闯。青春的那几年里,他们好像从来都与春秋冬三季无关,呼吸里都带着盛夏的阳光,从街道上跑过都是童年与少年的交错滋长,三月的春寒、九月的黄叶落、十二月的雪飘都与他们无关,不是人到中年煮一壶红糖姜茶驱散的刺骨寒意,而是混着色素的劣质甜味刨冰也驱不走的骨缝里的热。夏天不值得纪念,少年人之所以对它们念念不忘只是因为想将当年的自己珍藏。平成的夏天,国立的夏天,也都只会是最后一个夏天,最后一个夏天里的少年,都会是唱出绝响的少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