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鲷鱼烧🗞

立入禁止⚠

#原创人物#惊鸿-1

★本意是致力于发发日常的糖 可能并没达到……
☆试水 欢迎捉虫 请多指教 祝食用愉快

  惊蝉从六月飞过时大约从未想过会带来七月的雨,草木生长之时从不考虑出头后是否会被鸟兽摧折,夏季的雨向来是恣意地下从不顾忌,藻类与真菌共生时也未考虑过后果如何。年少二字便应有它恰如其分的意义所在,连弧度都显得青涩而固执,不肯为生活磨平半分棱角。
  邵惊楣提笔欲落,眼角稍抬便看到高岚从门外走过,衣角隐没在南风中,余光看不真切她的表情。这笔便迟迟落不下了,手腕悬在那里,捏着中性笔不伦不类地拿了个毛笔的姿势,手腕一僵,卷子上空白处赫然是轻磕出了个黑点。
  邵惊楣心里叹了口气,这一点下去半分神韵也无,不圆润亦无笔锋,毫无规矩可言。卷子上空白部分又不是哪处写字都好看,这一点不偏不倚,虽不是正中,却也将这片空白毁的干净,自是不能用这一小块纸了。
  夏日里学校向来活动繁多,五六月份正是大家忙于各项活动无心学业的日子,不是期末复习,神经没那么紧绷,邵惊楣倒是乐得课下涂鸦卷子。两三点钟的日头足,坐在窗边的邵惊楣免不了要被折磨一番,脸上晒得不知是冷是热,抬手摸摸眼皮,心中暗算这个温度是否能糊弄过老师请个假。
  在刚刚舍弃的空白部分划了两笔,高岚便推了后门进来,绕过后排不规整的椅子直接坐到邵惊楣旁边。
  “合唱队那边不需要你再去了?”
  邵惊楣又寻了块空白部分决定落笔。
  “嗯,那又是后两节的事了……”高岚挎住了邵惊楣的肩膀,在邵惊楣臂弯寻了个舒服姿势窝着。
  “嗯,上节数学,只帮你划了题,答案你要自己找我对。”
  这回点是认真写下的,复又横拉出一道虚渺的弧度,有顿笔也有回峰
  “语文课没帮你做笔记。”
  高岚懒洋洋地蹭了下邵惊楣,似乎是想抬头起来的,大约是脖子支撑不住头的重量,只是略微有个意向性动作,又放下了:“我照你的抄。”
  垂露竖不小心下笔成了悬针竖,中间没了轻重缓急,邵惊楣在收笔处力道又重了几分,抬笔勾出回峰。
  高岚感受到邵惊楣手上肌肉的骤然绷紧,略微抬了抬眼皮,轻笑了一声:“你又祸害卷子。”
  右半部分的京字上半写得行云流水,邵惊楣不动声色:“我是给它赋予了新的意义。”
  “就你强词夺理。”
  “有呛我的功夫不如补补课,放学去我家补的话阿姨又要念叨你。”邵惊楣抬手顺了顺高岚的头发。
  笔一顿,落下左点。
  “嗯……有你在,什么时候都能补……”高岚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哑,邵惊楣在想明天要不要泡点金银花让她带去排练,伸手揉揉高岚发顶,这话说的虚无缥缈,听上去和昏昏欲睡神志不清无二。
  “……乖。困了先睡吧,下节自习。”
  邵惊楣落下下笔极重的右点,放下笔,动了动手臂,给高岚调了个舒服姿势。
  “嗯……”
  惊。
  岁月将惊鸿一瞥的倾慕发酵成喜欢,是否酿成陈年老酒却难言。
  所谓年少,自是有这二字独有的风情,少年人特有的莽撞在岁月的当年里都可成歌,不顾及后果亦可成为单纯的代名词,不顾一切敢拼敢闯敢不瞻前顾后,都是年少特有的棱角,以致纵使身处日后亦能歌颂当年。
  窗外有六月的蝉,不顾是否携来七月的雨。

评论